牛人 | 洪宝恩:潮玩水世界,花式推广桨板运动,护航水域安全


探险家小传
洪宝恩

桨板潮玩达人

2017年,天津桨板42公里挑战赛冠军
2018年,天津桨板SUP21公里挑战赛冠军
2019年,天津21公里桨板马拉松赛亚军,500米技术绕标赛冠军
2019年,天津10月份月赛桨板10公里及500米技术赛综合冠军
2019年,汉中桨板公开赛长程赛资深组亚军
2019年,首创昆玉河12小时静水不间断桨板划行
2020年,将乐桨板赛团队赛冠军队伍,16公里桨板马拉松资深组季军
2020年,组建桨板救援队,首批队员20人


在桨板上,可以玩多野?

接飞盘、做瑜伽、跳绳、遛狗、遛娃,这些对于洪宝恩,只能算基本操作。作为北京最早一批桨板玩家,他被称为“潮玩界天花板”,可不是浪得虚名!

这样的玩法,你见过吗?



玩法标新立异,服装也是特立独行。汉服、彩绘服、豹纹服……桨板的世界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做不到的。

“一定是在能够完成的基础上,时间和能力有余,再去做不同的尝试,让桨板运动丰富多彩一些。


2015年,原本痴迷于山地越野跑的洪宝恩,疯狂爱上桨板运动。从陆地到水上,他所到之处,无不成为人群焦点。

可如果你以为他只是擅长“玩”,那就大错特错。在桨板专业赛事上,他的战绩同样不落人后2017年,获天津桨板42公里挑战赛冠军;2020年,获将乐桨板赛团队赛冠军队伍。


然而,赛事之外,洪宝恩也是落水常客,因突发状况不得不半途而废的划行旅程,不在少数。

被问及对这些未完成的挑战会不会感到遗憾,他的答案相当豁达:“不会!落水,也是划水的一种圆满。

对他而言,参与感、划水的乐趣,远比结果重要。

“如果在乎的太多,人生就不快乐了。”


01

首创静水顺逆12小时不间断划行

山野超马,洪宝恩已经跑了多年。2019年,他萌生了在水上也搞一次超马的想法——挑战昆玉河12小时不间断桨板划行。

静水靠人力划12小时,当时国内还没有人尝试过。规定的时间内到底能划多少公里?划下来的状态是舒适还是虚脱?我想试试,开创这个纪录。

洪宝恩大致考察了一下水路情况:从央视电视塔码头到颐和园主航道这段水域,没有水闸、水坝,只有一些拦截垃圾的浮标,通行不成问题;水流流速小;河宽不超过30米,水和岸的落差在一米左右;综合评估下来,他觉得特别适合挑战。

3月的昆玉河水草相对较少,洪宝恩和一起参与挑战的两位同伴,选了个天气好的日子,开启了划行旅程。

这条路线,他十分熟悉,只有从滨角园码头向西到永定河引水渠的支线没有划过。那段水域是纯逆流往上,而且在第一个一公里左右有一个水坝,需要把桨板搬上去,再绕行。相对更难一些。

原本洪宝恩尝试了这一段新线,但艰难折腾两小时过后,考虑到这次挑战重点在于划行距离,最终还是回到主航道。

“结果我是划了61.5公里,如果没在这段折腾,正常应该能划到七十多公里。

同伴在挑战途中遇上皮划艇爱好者,互相打招呼

整趟划行下来,洪宝恩说,唯一的挑战是时间。

尤其在挑战结束前的两三小时,一直站着划,体力上,臂、背、腰等已经有些消耗。再加上3月的北京,乍暖还寒,脚会发麻。手也划起了水泡。

并且,水面一圈才18公里,得重复划好几圈,这也考验耐心。
要保障12小时顺利地划下来,一定要对自己的体能有所规划:匀速划行,找到合适的桨频。比如平常训练冲刺每分钟60,那这种巡航划最好调整为每分钟45左右。

这次的挑战,总体还算顺利,毕竟在城市内河道,可控性强。相比之下,大江大河,就没那么“温顺”了。


02

单人独划长江,遇劲

卷起浪高一米,两度坠江

“危险性太高了,当时浪有一米高,我用的是一条14尺的竞速板,在江面上属于飘摇状态,一不留神就会落下去。”

刚挑战完昆玉河不久,洪宝恩很快又瞄准长江,制定了新的划行计划:从武汉黄鹤楼江边出发,向东往鄂州方向划行100公里,一天之内完成

长江划行必须要遵循航道法,江面大客轮、货轮来来往往较多这是在北方见不到的。同时,受天气、风向的影响也更大。


在大海或有流速的江河里划行,连接桨板和自己的安全绳一定要牢固,必须保障人板不分离;救生衣需要升级到专业的户外安全级别。这两点是确保自身安全的基本。

除此之外,洪宝恩还多准备了一套岸上保障方案——让自己爱人和武汉当地的朋友,驾车从陆路跟随自己,双方每一站在预计的时间、约好的地点必须碰头,互报平安,然后再继续前行。

当天早晨出发时,江面风平浪静。可中午12点多,划到鄂州界时,突然刮起五六级风,而且是侧风,有几公里,洪宝恩只能完全靠右侧划行,才勉强顶住。
风势越来越大,随着风卷浪划板渐渐难以控制。途中,他两次落水,在风浪中爬板,对体能又是额外的消耗,危险也随之升级。
虽然在天气恶化后,洪宝恩仍坚持划行了将近二十公里,但最后还是不得不中止挑战。
有心理预期,估计会起风,但是没想到那么大。水平再高,面对侧浪也很难扛过去。人一定要敬畏自然,敬畏山水,你得尊重它、适应它,不要和它正面对抗。

而这,已不是洪宝恩第一次在划行旅程中“受挫”。



03

阿尔山零下30℃,跌落刺骨冰河

2018年元旦,洪宝恩到阿尔山参加一项冰雪跑赛事,听说当地有条不冻河,便带上桨板,打算去体验一番。

比完赛的第二天,洪宝恩便迫不及待赶往不冻河。沿岸风景不负所望,漂亮的雾松,漫天的雪,河水从林间穿过,静静地流淌着。水流不大,也比较浅,有些地方,雪地靴踩一下,水甚至不会没进去。只有一段有200米长的深水水域。水面、地形考察过后,他判断问题不大。

可有一点,气温,是致命威胁——白天温度也仅有零下30℃。


洪宝恩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:千万不能落水!

首先,保暖做到全副武装;其次,桨板他特地选用了比较宽的漂流板。

即便如此,潜在风险依然不小。因为,划行时,桨上的水,滴到或溅到板面,会很快结冰。为了防止滑倒,他必须时不时用脚把板面上的冰碴踩掉。

尽管每一步谨小慎微,但仍没逃脱“厄运”。

“板头一下卡到冰上,板子一倾斜,心想完了,果然下一秒我就顺着板子掉入冰河。”

所幸,落水点是浅水区,水深不到腰。洪宝恩慌张又狼狈地挣扎着爬上岸。上岸后又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。

“随行的保障车一边朝我开过来,我同步往上面跑,把桨板、器材什么的,全扔原地不管了。时间太长,湿衣服肯定要结冰。人在那种环境下一旦失温是很危险的。”

等车子赶到,洪宝恩赶紧将备用的衣服、鞋子换上。此时,雪地靴外层已经冻成硬疙瘩。回到住处,整条桨板也已经裹上大致两厘米厚的冰。

回忆起这段惊险历程,本以为洪宝恩该心有余悸,没想到他一如既往地大笑道,“连落水都感受了,很圆满!”



04

花式推广桨板运动

期待水上超马赛事成为城市新名片

自2015年买下第一块桨板,洪宝恩家里如今已囤了三十多块桨板,并且有了自己的桨板俱乐部。他也逐渐从一名桨板爱好者,一步步变成深度发烧友,乃至成为这项运动的推广者。

早几年,桨板仍局限在小众运动圈,竞速板占据主流。今年开始,这一情况有所变化。全能休闲板、旅行板盛行起来,桨板越来越多元,男女老少都能找到适宜自己的器材。桨板运动大有从小众迈向大众的态势。
洪宝恩也从最初热衷于运动竞速和长距离划行,转而探索起更适宜全民亲水的休闲、潮趣玩法。


洪宝恩每到不同水域,都会展示经典动作——头倒立


穿个性化服装玩龙板巡游


踩板尾炫技


单腿站立划行


赛事开幕式上团队桨板瑜伽表演

桨板美人鱼

在他的感染和带动下,越来越多的人体验到了桨板运动的欢乐。

北京周边景区雁栖湖、水长城、青龙湖、金水湖等地,成了大批桨板爱好者的旅行打卡聚集地。洪宝恩的桨板俱乐部,一到夏季,几乎每周都要组团前往划行这些经典线路。

组织桨板旅行的同时,洪宝恩还通过策划、举办小范围民间赛事向人们普及桨板运动。


时不时会弄个月度赛,基本以昆玉河为主。通过赛事,促进大伙锻炼,提升技能。我还专门找工厂用3D打印机做了奖牌,奖牌是一个桨板的形状,比较有收藏价值。


洪宝恩发起组织的民间桨板赛事

洪宝恩与参赛选手合影

洪宝恩给赛事定制的奖牌

洪宝恩说,希望各个桨板俱乐部之间能够团结起来,互相参与彼此的活动,形成良性互动,一起将民间桨板赛事做成体育“正规军”。

如果桨板运动能像越野跑、马拉松一样发展成规模赛事,那不仅是一个城市的特色名片,带动地方经济发展,对当地的河湖水质也是一种认可。


05

组建桨板救援团队,护航水上安全

前不久,北京一名男子划桨板上班的新闻,在社交平台爆火。一时间,桨板未来何去何从,会不会成为新型的交通工具,成为大家探讨的热门话题。

在洪宝恩看来,桨板作为日常通勤或出行的选择,概率还是比较低的。假如桨板运动能够得到比较理想的发展,“共享桨板”倒是可以一试。

“可以在中央电视台码头、如意门码头等公共场所,设一批扫码打开的柜子,里边放有现成的桨板、救生衣,想玩的人,直接就能下水。”
但他也表示,自己所说的“共享桨板”模式,仅供桨板娱乐、短程桨板旅行。
事实上,许多人并不知道,桨板除了“玩乐”,的确还能发挥重要的社会价值。只不过不是在交通方面,而是在水上救援领域。

洪宝恩至今记得,2016年在园博园参加国际铁人三项赛,游泳时能闻到水里的汽油味,那是快艇救援经过时留下的。2019年之后,奥林匹克水上公园的铁人三项水上救援保障,已经出现桨板护航三十多人的桨板团队在前面领航,将参赛选手带到终点。

“为啥不选皮划艇?因为皮划艇一旦被人给带翻,它本身救援都很难。而站在桨板上,视野开阔,不仅能够及时观察到需要救援的人,而且赛程中假如有人累了,需要休息或弃赛,桨板也能让他们趴着或把他们送到指定地点,非常灵活、方便。

不仅如此,桨板是人力划行,十分环保,对水质没有任何影响

桨板周围趴满体力不支的选手

这也让桨板成为众多赛事“钦点”的救援保障。每年的昆玉河冬泳大会、横渡琼州海峡的团队,首选的救援保障,便是桨板。

2020年,洪宝恩组建了自己的桨板救援团队,北京各大桨板赛事、嘉年华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“救援队成员平时会有组织地进行一些体能训练和桨板救援演练,大家都有一颗助人的心。同时,我们也希望进一步探索桨板运动更广阔的应用前景,创造更大的价值空间

洪宝恩组建的桨板救援队队员参加桨板嘉年华并承担保障工作



上一篇 下一篇

热门文章